排球

至尊透视眼第362章反败为胜

2020-01-23 19:32: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透视眼 第362章:反败为胜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刚才把话说得太满,以至于让苏哲找到反击的机会,张伟唯有忍住怒火。白底青翡翠不算太高级,只要他这块毛料出的质量比苏哲的高,哪怕是靠皮绿都赢。

今天他们赌的是色,不需要参考大小以及市场价格。

“你要不要认输,《赌侠》里有一场戏不是大傻、刘德华、周星驰一起赌嘛,我也效仿下,投降输一半,你看怎么样?”

张伟冷冷道:“几百万我张伟还输得起。”

苏哲讽笑道:“那是,放高利贷的,回头又故意找个人借钱,最后越借越多,挖个坑让他跳下去。”顿了下,苏哲脸上的笑容收敛,面无表情,“你从明杰手中坑多少,我都双倍拿回来。我有警告过你,针对我无所谓,动我身边的人,任何情面都没。”

张伟嘴角浮出冷意:“苏哲,如今赌局没完,你以为凭你一块白底青就能够赢下我。你也是赌石的行家,就我这场赌石,从外壳到蟒带以及松花,无一处不是高绿的走向。”张伟转过头,挥手道,“师父,不用擦了,直接从中间切,只要切色好就行,不管切不切垮。”

张伟已经没有耐心了,苏哲解出的是白底青,只要能够赢就行,不在乎切不切垮。

解石师父正准备擦石,张伟开了口,唯有按照他的意愿直接从中间切下去。

刀过石裂。

被分开两半后,张伟大笑起来:“苏哲,这次你可以闭上你的嘴了。黄翡,这次怎么也比你的白底青的要好了。师父,磨石。”

磨石是为了抛光,把透明度完全的表现出来,这样能使人看到它的色好或水好。比起擦石,磨石更是费功夫。

这次苏哲真的是闭上嘴了,切开黄翡,因为双方都只是在磨石,谁的色好没完全对比出来。

“怎么办,谁的赢面大?”唐雨看不出来。

两边都出了绿,看起来张伟那边红翡好像比白底青要高档一点。

“他们。”

“啊――”唐雨一下子就紧张起来,“那我们岂不是要输了?”

苏哲诡谲的笑了笑:“不一定。”

唐雨摸不着头脑,苏哲这话前后明显很矛盾。转过头看了下苏羽澄问:“姐,你明不明白他的意思?”

苏羽澄浅笑道:“你呀别那么紧张,看着好了。赌局都到最后,输赢等开出结果就行。”

唐雨心里是这样想,可到底没能像苏羽澄那样经过大世面,哪里可以完全淡定。不过她心里明白,苏哲跟苏羽澄嘴上是不说,同样担忧。为避让他们徒增苦恼,唯有什么都不说,静静的等待着解石的结果。

过了半小时,先全部解完的是张伟。

从解开的部分看来,虽然不是算高档,比起苏哲的白底青要好。按照现在的情况,剩下的几乎不需要擦了,结果摆在面前。

张伟拿着黄翡走过来,脸上扬扬得意:“苏董,你是开珠宝店的,看下这枚黄翡色好一点还是正在磨的那块白底青色好。”

不给苏哲回答的时间,张伟接着说,“苏董,胜负已分,你是不是可以宣布了。”

苏哲脸上表情淡定,张伟只当他是在垂死挣扎。换谁碰到这种情况都一样,不敢就这样认输。这次张伟不催促,他要苏哲输得心服口服。

无论是谁都知道不会有奇迹发生,毕竟毛料不是苏哲亲自挑的,唐雨的赌石的水平就是那么高。毛料是固定的,又不会因为时间拖延一时半会就变成高绿。

唐雨一脸黯淡。

赌局就是如此,不管赌注多少,每个都希望赢。

等到一块白底青完整的解出来,面对黄翡确实完败。

“苏董,结果出来了。真不好意思,稍胜一筹。”张伟的兴奋无法掩饰,“大年初三收到苏董送得这么大礼,我恐怕要永世难忘了。”

苏哲淡淡的笑了下:“张先生,说不定你要失望了。”

张伟讽刺笑道:“难不成苏董要耍赖?这么多人作证――不过刚才没签什么协议,这里又是你的地盘,苏董要耍赖我也没办法。只是这样一来,不知等会大家开出高绿,然后苏董说那是非卖品,会不会把翡翠据为己有?”

小人得志,嘴脸向来难看。

张伟此刻完美的诠释了这一定义。

“我想张先生没听明白我刚才的话――看样子张先生平时一定是不够细心的。”苏哲走到解石机前,“如果张先生是个够细心的人,一定不会说出刚才那番话。”

“没错,你的毛料是完全解开。解开的黄翡确实比我的白底青色要好,可惜张先生忘了一点,任何事物都有共存的。就像双胞胎,不能生出一个,就忘掉另外一个。毛料同样如此,一块毛料有两种翡翠大家都不会觉得奇怪。”

张伟忍不住嘲笑起来,“苏董,你的嘴上功夫还是那么厉害。我觉得你不应该做生意,去做律师的话一定很抢手,说不定比你做生意赚得还要多。你想一下,凭你耍赖的本事,以及这般强词夺理的水平,一定有很多贪官污吏或者作奸犯科找你打官司,这些人给的钱绝对会比平常人要多。”

苏哲不气反笑:“张先生你这个建议不错,你是放高利贷的,如果我现在去考律师执照,回头不知会不会接下你的官司来打。”

“苏哲,不要故意拖延时间,结果摆在面前。如果你输不起直说,不必要说些不着边的事情。”

苏哲摇摇手指:“你耳朵果然有问题,我刚才说过,你的毛料解完了,我的还没有。”指了下解石机另外一半的毛料苏哲接着说,“等会让你哭的不是这块白底青,而是里面的红翡。”

刚才大家以为苏哲是输不起才故意拖延时间说那些话,此刻听他这话,一时间不知是真是假。

张伟愣了下,很快就恢复过来,苏哲越是这样说,他越觉得是因为输不起。

嘴角冷笑下:“苏哲,你时间多,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玩这个。结果已经出来,你就是再编造任何的谎言出来拖延时间结果还是一样。”

苏哲道:“如果你不信,可以让你身边那位小姐过来看下。能够在半小时挑出三块都解出翡翠的毛料,这种本事,恐怕连我都没。眼前这半块毛料是不是会解出翡翠,凭她的本事瞒不了。当然,事无绝对,如果真的看不出来,就当是我高估了。”

高晓岚眉头皱了下,苏哲的话摆明是在挑衅。

张伟正想说话,高晓岚却先一步走向解石机。站在苏哲的面前,高晓岚表情冷淡,这种感觉就像是以前的苏羽澄那样。骨子的高傲,无法遮掩的天赋才华。

高晓岚将切开的一半毛料翻到外壳那边,并没有什么特别。不过外壳有一道淡淡的黄面粉的东西,铺得很开的。但眼前这块是灰皮,这淡淡的黄面粉看起来像蟒,又像是外壳沾着土灰。

高晓岚沉吟半晌,准备翻到另外一边,突然柳眉扬一下,似乎想到什么。抱起那半块毛料,高晓岚放入水中,顿时黄面粉东西铺开的地方,出现一道清晰的黄蟒。

高晓岚表情变得不好看,黄蟒的特征是在白砂皮上面不好看去。眼下这块虽是灰皮,但是外壳去掉后呈现白沙皮,黄蟒表现得不明显,需要放到手中才能够看得清楚。

蟒下有高色,这点高晓岚可不会不懂。又看了下头部,高晓岚再次愣住。弯腰捡起地面在另外半块切下来的一截安上去,可以看到蟒如带着一样缠绕在赌石的中部。缠住的部分相当紧,上面还有松花,这种情况表明一定有好种好色。

将手中的半截赌石放下,高晓岚往身旁的苏哲看一眼,那双眼睛,就算她看过不少珠宝,看过不少毛料,却无法看穿眼前这个男人一丁点。

“我们输了。”

高晓岚淡声说道。

张伟一听错愕着,连忙上前拉住高晓岚说:“你疯了,摆明是我们赢,怎么可能输的!”

高晓岚苦笑下反问:“你觉得我会骗你?”

张伟无言以对,他自然相信高晓岚不会骗他。在场的人,就算他谁都不相信,高晓岚的话不会不信。

虽然张伟相信高晓岚的话,可是没看到结果,怎么甘心。

等到剩下一半毛料完全解开,张伟面如土灰,一脸不置信。诚如苏哲说的,赢他的不是那块白底青而是红翡。

重量不大,可是这是一场赌色好与好的赌局,眼前这枚红翡的透明度晶莹剔透,跟他的黄翡相比,简直是完胜。

败了,被苏哲反败为胜,这感觉真不好受。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地点
宣城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小儿癫痫病最好的治疗方法
雅安牛皮癣医院哪家好一点
苏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