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思路對紅學沒了興趣賞析

2019-10-12 15:48: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林老师昨天说到了红学家土默热早在三年前,就听说过土默热红学,当即去读对《土默热红学—红楼梦创作真相与作品真谛新探》一书的介绍,然后,顿觉兴趣索然

  因了解林老师的话,少不得再次重温那些文字介绍:

  “这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颠覆性著作,这是一枚已经出膛的重磅炮弹此话并非危言耸听,也不是故弄玄虚——在中国这片文化热土上轰轰烈烈了将近百年的“红学”,从本书出版的那一天起,从来未曾感受到的一场真正危机到来了,甚至可以说面临着灭顶之灾

  “土默热红学,是一座在胡适红学‘基础’之外重新构建的全新的红学大厦这个学说,把《红楼梦》的著作权交还给了真正的原作者洪昇;把作品的‘生活原型权’,交还给了真正的生活原型,百年世家洪‘国公’府;把美轮美奂的‘大观园’景色交还给了杭州的西溪湿地;把‘大荒山’的虎啸猿啼声音交还给了虎啸猿啼的京东盘山;把那些聪明美丽的红楼女儿交还给‘蕉园诗社’的‘七子’、‘五子’;把贾宝玉异端邪说的论者听者,交还给刚刚亡国破家的前明遗老遗少”

  如果说“颠覆性著作”五个字有点儿张牙舞爪,那“出膛的重磅炮弹”就堪称恬不知耻了事实上,此书出来已三年有余,似乎并没给红学界带去什么灭顶之灾是不是我辈太愚钝了些何况,所言“还给”数语,果真有底气十足的确凿依据吗

  倒是零星地听到过一些传闻,土默热红学到某地作宣传,比方前两天据说他就在杭州不过,这种“学术 流”近年来比比皆是,任何一个有“来头”的“专家学者”都可以四处为自己的“学说”奔走呼号,只要有钱,只要有某种商业潜能至于是否真正可以给谁带去危机之类,那就另说了

  《红楼梦》的作者是谁,本来大家心里有数,一弄两弄,却弄出了不少的版权纠纷,替洪升来打官司也算是应运而生吧其实《红楼梦》究竟是谁写要什么紧,读者注重的首先是文本,其次才是作者问题是,现在不少的红学家,全将红楼文本弃之一旁,老是起劲地倒腾一些对解读原著并没多少指导或借鉴作用的所谓“生活原型”之类,这叫什么事

  再说了,所谓的真实或原型,有多少经得起推敲,说到顶,也逃不过推断二字

  推断只是一种比较好听的说法,无数次读过红学著作之后,总忍不住要将推断替换成臆测,并且还不得不在之前头加上另两个字,无端

  常有人问我最喜欢什么书,每次我都确定无疑地回答《红楼梦》,今后我也将坚持这样说,相信许多人与我有同感

  刚接触《红楼梦》时,相应地读过许多红学著作,开初觉得它们确实对我解读红楼很有裨益渐渐的,却不由自主地觉出了一种厌倦很明白的一点,读《红楼梦》,只是因为《红楼梦》本身的魅力,并非作者是谁,或者宝玉是谁,黛玉是谁,秦可卿又是谁等等

  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那些红学专家几乎没有写小说出身或者写过小说的(个别例外),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我们不该怪人家,毕竟专家也会有外行的时候

  常常傻想,怎么就没人考证警幻仙子的原型是谁,或者癞头和尚跛脚道士又是何方神圣也许,红学家们只有这时才会意识到,警幻们原是小说中人,当不得真

  以后,我应该不会再对红学家们的言之凿凿感任何兴趣了,当然,我指的红学并非对《红楼梦》文本的解读之类

  曾经有专家宣称,对红楼文本的研究算不上红学,如此也好,我正可一言以蔽之,我对红学没兴趣

  共 1 1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有众口,口有众舌,有研究就会有争论,特别是对经典文学的讨论,但是人类不会颠覆优美经典,需要时间问好作者【琴声】

  1楼文友: 14:42:2 赏析是个性化的行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思维感受和欣赏角度,于原作者,是知心,于读者,是交流来读好文,一番回味和感思,受益而去问好文友

便利妥纸尿裤怎么样
简述心绞痛的急救护理措施
什么药治疗心律不齐效果好
幼儿佝偻病引起的O型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