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超维术士 第1339节 狩鲸海妖

2019-10-12 20:55: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维术士 第1339节 狩鲸海妖

一艘夜航的货轮,划破海面。

或许是因为靠近无风带,这片海域的航道,并没有太大的夜风。

海面平静,只能听到货轮航行时的轰隆声,以及海底时不时流动的暗涌声。

甲板上值着夜班的水手,打了哈欠。或许是夜色安稳,再加上风平浪静,他脑海中的思绪万千,一会儿想着走这附近没有岛屿,不会碰到海盗,所以可以安稳的偷个懒觉;一会儿又想着家乡的妻女,此时是不是也睡着了,会不会在梦里相见……

想着想着,水手只觉得自己眼皮越来越垂。

睡意朦胧。

忽然,一道嗡嗡声响彻耳边。

水手猛地睁开眼,赶紧四望,生怕因为自己偷睡而出了什么事。

可看了一圈,也没有在船上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这时,远处的海面喷出一道水柱,同时一片乳白色的脊背露出在海面上。水手看到这,却是微微笑了出来:“原来是白须鲸。”

白须鲸是一种温和的鲸鱼,虽然体态庞大,但对于海面上航行的船只并没有兴趣,平时吃的也是小鱼小虾以及浮游生物。

鲸须海之所以被称为“鲸须”,就是因为这里存在了大量的白须鲸

对于在这片海域讨生活的人,遇到白须鲸不仅不是灾难,甚至还可以称之为幸运。

果然,不久之后,白须鲸又发出了嗡嗡声,和之前他听到的一模一样。

水手放下心来,暗忖:有白须鲸出现,这次航行肯定会平安无险。

于是,带着这个念头,水手重新靠在桅杆下,半眯起了双眼。因为他是将头靠在桅杆上的,所以头颅呈昂扬状态,在半眯间,他隐隐约约看到天空闪过一道亮光。

水手疑惑的睁开眼,当他看清楚天空亮光的真相时,瞳孔猛地一缩。

“怎么回事?为什么天空中会出现这种东西……”水手揉了揉眼,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立刻吓的双腿一颤,赶紧冲向甲板门口,这里有一个靠坐在地上的同伴。

“快醒醒,你看看天上!”水手焦急摇着同伴,可怎么也唤不醒他。

一个饱嗝打出来,水手闻到了一股浓浓的酒味,这时才发现这个同伴身旁还放着一个酒瓶,显然这家伙比他偷睡更糟糕,不仅值守的时候偷喝酒,还喝醉了!

水手忍不住啐了一声,拔腿走进了内舱,直接敲响最近的一间大门。

等门打开的时候,水手才发现这扇大门对应的房间,是老航海士。

老航海士披着一身睡衣,显然是已经上床睡觉了。开门的时候,他的表情带着一丝隐怒:“大半夜敲门做什么,有什么情况吗?”

水手赶紧点头:“有情况,不是,我不是说海上有情况,是天上!”

“天上出现了一扇……门!”

老航海士半信半疑的跟着水手走了出来,外界虽然没有剧烈的风,但低温还是让他打了个寒颤。

忍着冻,他抬起头看向天空——

夜空很明朗,薄云清淡,偶尔能看到几颗发亮的星子。

别说门,就连一只海鸟都没有见到。

面对老航海士怀疑以及愤怒的神色,水手有些结巴:“我刚刚真的看到了天上出现了一扇门。”

为了加深自己说话的力度,水手甚至还模拟着当时的情况,靠着桅杆仰望天空。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扇门,好像在发光……对了,门里面还有一艘小船飞渡了出来,那艘船很漂亮,有星光闪烁,弯弯的船身,就像是童话书里的月亮船。”水手一五一十的描述着当时的场景,可是老航海士不仅没信,还更加的愤怒。

“船长安排你们在外面值守,你们一个喝醉,一个偷睡懒觉,做了梦还把我吵醒陪你们疯!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去找船长,把今天的事说个清楚!”老航海士见水手那倚靠桅杆的动作,立刻就判断出,他在偷睡。

你偷睡就罢了,还因为做了个梦,把自己吵醒,航海士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他愤怒的转过身,朝着门内走去。

不过就在这时,一声悲鸣突然从不远处的海面传来。老航海士顿住了脚,回头一看,却见远处海面一片翻腾,不一会,一只白须鲸的尸体漂浮了起来。

最为惊骇的是,这只白须鲸的头颅,却是多了一个洞,大量的血液喷洒出来,将夜色下的海面染得更加深幽。

水手颤抖着指向白须鲸:“这好像是……之前的那只?”

老航海士仔细的看着白须鲸头颅上的伤口,似乎想起了什么,瞳孔猛地一缩:“糟糕,是狩鲸海妖!快,快通知海员,立刻将船转向!”

水手连忙点头,慌不择路的朝着瞭望台的方向跑,那里有直接与主控室通话的平台。

不过,还没等他跑往瞭望台。

离货轮不到百米距离,突然掀起了一片海浪,一只手持三叉戟的雄性海妖,踏浪而出!

老航海士看着海妖那一双猩红的双眸,充满了残忍与杀戮,不禁呆愣住了,嘴里无意识的道:“完了……”

狩鲸海妖,一般都是雄性。拥有类人的长相,但耳朵却是鱼鳍状,耳后有开鳃。上半身是人类的模样,腰部以下却是鱼尾或者蛇尾。

虽说是“狩鲸”海妖,但并不是说,他们只狩猎鲸鱼。

这只是一种指代,在鲸须海能狩猎鲸鱼,意味着他们站在鲸须海食物链的最顶端!

……

高空,被一层幻术遮掩的贡多拉上。

波波塔还处于恍惚状态,之前明明还在无风带,可安格尔突然挥了挥手,召唤出了一扇门,紧接着他们就来到了无风带的外面?

“这,这难道就是你的创法?不过,怎么会是空间系?”波波塔带着惊疑的目光看着安格尔。

不过,安格尔并没有回答,他的脸色很苍白,看上去一副疲惫至极的模样。

安格尔也没想到,自己只是转移了几海里的路途,体内的魔源竟然直接见底了!

按照他的估算来说,这应该不算远。

门之模型的效果是近距离的空间位移,但说是“近”距离的,可至少范围应该是在百十里内啊!

而他本身的魔源,虽然不是盈满状态,但也差不多满了九成。

结果一次几海里的转移,就出现了魔源见底的情况,这是安格尔是完全没想到的。

按照他从门之模型中得到的反馈信息,这明显有些不对劲。

安格尔抬起头,看向对面还处于震惊中的波波塔——

难道说,是因为这次空间位移,带着其他人的缘故?

安格尔暂时无法得知,目前只能就此进行一个猜测,真实的情况,还要等收集更多的实验数据才知道。

不过安格尔很庆幸的是,幸好魔源只是见底,还不到枯竭或者透支的情况,后两者等同于伤势了,若是再严重点,甚至可能魔源破碎也说不定。

“果然,任何一个戏法,就算是巫术位上的戏法,都必须经过严苛的测试后方能运用在实际中。”安格尔在心中感慨,如此贸贸然的就用出来,差点害了自己。

在安格尔思忖的时候,下方传来一阵惨叫。

安格尔疑惑的看过去,这才注意到,有一只狩鲸海妖操控着大海,拿着三叉戟,在对一艘货船发起攻击。

波波塔见安格尔不愿意作答,也很知趣的不再问。

他也注意到下面的情况,低声的道:“这是一只雄性海妖,在海妖中是最低级的存在,实力也很孱弱,顶多能操控一下海浪。不过雄性还要和雌性海妖都拥有一个共性,他们喜欢吃人,人肉的味道对他们而言,堪比珍馐。”

“其实也有海妖不吃人。”安格尔随口回了一句,脑海里却是忆起了银星的模样。

银星作为一个蛇发海妖,不仅不吃人,甚至对人类的好感比起人类自身,还要深厚的多。

波波塔沉默了片刻:“我没有见过不吃人的海妖,就算有,估计也是少数。但是这群人很不幸,他们遇到的就是一只吃人的海妖。”

看着下方惨烈的景象,波波塔叹了一口气:“估计已经没救了。”

安格尔:“也不一定。”

波波塔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安格尔的意思:“你打算去救他们?”

安格尔轻轻点点头:“正好,我想实验一个戏法。”

河池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莆田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河池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莆田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