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逍遥闲帝 第0015章 晋升十级

2019-10-12 21:15: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闲帝 第0015章 晋升十级

新的一天开始,段景凌七点准时醒来,洗漱后进入空间,一路杀回寨子,然后将背包里不用的东西都卖了,交完任务后,等级顺利升到了九级,又重新接了五个合适自己的任务,相对来说,做任务比杀怪要划算一些,而且任务奖励经验、金币,偶尔还能得到一些比较特殊的装备。

这次的五个任务是:收集五十颗八级野猪的牙齿,六十根九级山猫的尾巴,六十个十级龅牙兔的心脏,八十颗十级丛林狼的眼珠,八十张十级恶狼的皮毛。

按照远近,段景凌先来到了野猪的营地。

野猪:八级,品级:普通,力量130,防御110,血量24000,一种习惯居于山林,性情暴躁的生物,会对任何靠近的生灵主动发起攻击,技能1,冲撞,野猪的发起冲锋的时候是非常危险的,能对目标造成百分之一百五十的攻击加成,并有百分之七十的机率被晕眩,技能2,撕咬,野猪的长牙是非常锋利的武器,被命中会造成流血效果,一分钟内每秒掉血80点,弱点在头、眼睛和腹部。

洞察还是那么的犀利,野猪所有的优缺点都一览无遗。

看起来强悍,但在段景凌面前不堪一击,疾风步,瞬间就来到了离他最近的一只野猪身边,甚至连武器都没用,他直接使用暗影拳,在凌厉的劲风中,准确的击打在野猪的眼睛上。

-8751,一拳就打掉了三分一的血量。

野猪痛得嚎叫一声,愤怒的怪叫声中扬起长牙冲锋,长长的猪牙就如两把尖锐的刺刀。

段景凌并没使用疾风步,他的身体稍稍向后退出一步,野猪的身影就从他身前冲了过去,攻击自然落空,他眼疾手快,向前迈出一步,双拳齐下

-8105,-7253。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并且恰到好处的带走了它剩余的生命,自从那天救陈媛而失手杀了人后,段景凌就开始特意的锻炼自己的反应以及控制自己的力量。

其余的野猪听到同类的嚎叫,顿时纷纷冲了过来,段景凌对付它们依然还是使用拳头,毕竟在现实里不方便使用兵器,还是拳头更实用,很快,他的身边已经叠起了一小堆尸山。

“哎……太没挑战了。”撇了一下嘴角,段景凌自言自语道。

收获一万多的金币,经验值却只长了很少很少的一小截,九级升十级就难了,那经验值比前面九级加起来还多一半,但空间如此设定,段景凌也无力改变,只能努力打怪得经验了。

这时,李枫和崔健也进了空间,刚开始的等级比较容易提升,哪怕是只得十分之一的经验,他们也升到了二级,毕竟不用象段景凌一样需要探索,又可以到寨子里接任务,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所以他们才晋升得这么快。

他们努力打怪升级,段景凌也得了好处,现在等级还低,以后等级高了,帮助会更大,所以精神联系上他们,详细地讲了一些空间里和现实中的经验及技巧,以防他们再走自己的弯路,又随口问了一下他们的现状和困难,没想到他俩还真有困难。

由于段景凌不允许他俩再做坏事,等于断了财路,他们本身只是小混混,既没工作又没存款,上次买拳击用具几乎掏空了他们的钱袋,生活上就遇到了麻烦,连吃饭的钱没有,空间里的金币也缺得厉害,毕竟属性不高,又没血脉和天赋加成,功法也买不起。

段景凌很头大,金币倒是可以一人支持个三十万,但钱就无能为力了,自己还差钱呢,可又不能让他们饿肚子,想了想留下一千,剩下的还有将近九百块给他们可以顶一阵,于是让他们上午来自己家拿钱,并将地址告诉他们,就切断了联系。

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又遇上这闹心事,段景凌将气全发泄在怪身上了。

五个任务都在同一块区域,所以并不用费力寻找,在他的高速杀戮中,很快就完成了所有的任务。

段景凌并未立即回去交任务,因为山猫是敏捷型又是群居的怪,非常适合他磨炼技巧。

总共花了两天时间磨炼,然后回来交任务,刚好升到十级,奴仆的数量多了两个,金币给了李枫和崔健一人三十万后还剩余百来万,十级之后传送到的地方就不是寨子了,而是村落,同样没有名字,58号就是这个村落的名称,他在药店买了五大主属性丹药的升级版,花掉十五万,再到宠物店买了一只五十万的追风豹,这空间的地域实在太大了,走路浪费很多时间,所以挑了只最便宜的宠物,不过属性还算让他满意,然后去杂货店买了地图和回城符,又花去十三万。

宠物:追风豹,可乘骑,主人:编号250神选者,品级:精英,等级:1级,生命:300,力量:7,体质:8,敏捷:11,精神:4,意志:5,技能1:追风,无视地形,移动速度增加三倍,持续一分钟,技能2:风击,凝聚风系力量发出全力一击,使目标受到连续三次的双倍攻击,技能3:乘骑技,主人在乘骑的状态下攻击力提升百分之十。

看着金币如流水般花出去,段景凌都快痛彻心扉了。

退出空间时,已是十一点多,夜深人静,段景凌很快入睡。

“嘭!”

院子里有重物落地,尽管传进房里的声音比较轻微,但段景凌如今的五感非常灵敏,立即从梦中惊醒,凌晨三点了,会是什么东西响呢?赶紧起床出去查看,平坦的黄土地很显眼,一眼就看到围墙下有一团黑影,一动不动。

走近一瞧,这是一个三十五岁左右的男人,身穿黑色紧身衣,一块蒙面黑巾掉落在一旁,相貌没啥出奇之处,又目紧闭,嘴角带血,手脚都有明显的刀伤,最严重的是右胸有枪伤,而且是贯穿伤,血流不止,看他面目惨白,显然是失血过多,彻底晕死过去,如果不抢救,也许不用一小时就得挂掉。

“救不救?”

石嘴山好的妇科医院
百色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鸡西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石嘴山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百色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