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补天道 七三一 天途尚可登,人心不可测

2019-10-12 22:01: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七三一 天途尚可登,人心不可测

方轻衍大吃一惊,先被这句话的内容所惊动,暗道:“坏了!”

但紧接着,他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是……

丁蜀立也呆住了,直愣愣的望着门口,眼见一个神色随意,相貌平淡的青年长驱直入,结舌道:“段……段师兄……”

来人,正是一元万法宗每个弟子的噩梦,段凌夜。

虽然丁蜀立也是混元期,但他对段凌夜的畏惧,并不比其他人少半分,一看到段凌夜,浑身都僵硬,手一松

,方轻衍立刻恢复了行动,一连串后退,退到墙边。

段凌夜并不管他们,一路上前,靠在桌子上,道:“你听到我説了没有?”

丁蜀立一怔,道:“什么?”紧接着觉得无礼,躬身道,“敢问段师兄有何指教?”

段凌夜道:“我説你是个废物。混元期跟阴阳期的比神魂,被人打得一败涂地,丢我一元万法宗的脸。”

丁蜀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又不敢跟他呛声,道:“是。师弟知罪。”不免狠狠瞪了一眼方轻衍,心道:这混蛋敢诈我,回头看我如何整治他。

方轻衍暗暗叫苦,他忘了段凌夜也认得孟帅,本拟段凌夜和孟帅还算熟悉,至少不该拆台,却没想段凌夜心里,哪有交情二字?对所有人都是一番恶意,绝无好事。

丁蜀立记下了方轻衍,想起刚刚被里面那小子暴锤,更是怒火大炽,道:“多谢师兄diǎn醒,原来那小子不过一阴阳期蝼蚁。等他出来,我将他剁成肉泥,挽回一元万法宗的声名。那小子……叫……叫什么来着?”

段凌夜懒懒道:“孟帅。你要把他怎么样来着?”

丁蜀立道:“我将他斩成肉酱。”

段凌夜摇头道:“可惜了。”

丁蜀立迟疑道:“您的意思是……”

段凌夜道:“我原本不想现在就弄死你的。”

丁蜀立大骇,倒退一步,道:“师兄且慢——”其实这时段凌夜没什么动作,但他已经'得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一连声道:“等等,等等……您……”

定了定神,丁蜀立方想出其中缘故,道:“您不让我杀那个孟……孟兄?”

段凌夜不答话,随手取了桌子上的登记薄来看,石屋中本有万象天途的看守,不过现在已经被丁蜀立打飞,登记薄摆在桌子上,随手可拿。

丁蜀立兀自觉得不可思议,道:“为什么?”

段凌夜从册子上抬头,道:“问我?”

丁蜀立浑身一震,立刻觉得问错了话了,在一元万法宗之中,没有一个弟子有资格问段凌夜“为什么”,他也不行,忙摇头道:“小弟无礼,绝无此意。”

段凌夜不再理会,翻着册子道:“这小子进去时间不短了,花费不小吧?”

这却是问方轻衍,方轻衍苦笑道:“还好。”

段凌夜道:“你个小辈后进,能有几个贡献?这次记在我账上。”

此言一出,方轻衍和丁蜀立同时震惊。方轻衍又惊又喜,丁蜀立却是如坠冰窖,便知进去那人和段师兄关系匪浅,自己动不了,连方轻衍都给段凌夜看住,自己也动不了。

当下坐立不安,丁蜀立试探道:“师兄,我能走了吗?”

段凌夜道:“哦?你怎么还在?”

丁蜀立立刻躬身道:“师弟告退。”退后几步,退出门口,飞也似跑了。

此时屋里只剩下段凌夜和方轻衍两人,段凌夜道:“你是不是也想问为什么?”

方轻衍心一横,道:“是。”

段凌夜漫不经心道:“因为很有趣。”

方轻衍忍不住一笑,道:“孟帅确实是很有趣的人。”

段凌夜挥手道:“孟帅也就一般有趣吧。我説的是你,很有趣。”

方轻衍怔住,道:“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有“有趣”评价过他。

段凌夜道:“从昨天到今天,你至少做?两件有趣的事。在瀑布后面等了一刻钟是一件,刚刚面对丁蜀立,宁死不吐露孟帅的信息又是一件。这两件事,都很有趣。”

他缓缓道:“一元万法宗真是个很无趣的地方,每个人长得不同,性格有些不同,但剖开来看,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一样的行事,一样的思想。对上层温顺如狗,对下层凶狠如狼。对相同的人要么勾心斗角,要么老死不相往来。所有人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是不是太无趣了?”

方轻衍触动了心弦,突然苦笑道:“我也是这样的人。”

段凌夜道:“别説你,我也是这样的人。但我总是有diǎn意难平,所以看到有趣的事,总要出手保护一下,以免再也看不到这样的事。今日你若随意将孟帅出卖,我自然不会出面,任你死活。同样的,你若维护的不是孟帅,而是其他随便什么人,我一样也会出来。”

方轻衍沉默良久,道:“多谢师兄。”

段凌夜道:“今天的事到此为止,你看着diǎn儿孟帅,叫他早diǎn儿滚出来。我的贡献虽然多,也不能这么糟蹋啊。”説着转身离开。

方轻衍目送他离去,这才释然坐倒在椅子上,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骂道:“孟帅这王八蛋,等他出来我非弄死他不可。”

光芒一闪,孟帅带着一身疲惫和满心愉悦走了出来,一出来就看见了方轻衍那有些扭曲的脸,不由奇道:“怎么啦,肚子疼吗?”

方轻衍给了他一拳,骂道:“你他么有时间观念么?现在什么时辰了?”

孟帅挠了挠头,道:“几个时辰了?不,有几天了?”他自己也反应过来,似乎时间太长,在万象天途中一心攀登,不顾其他,确实有diǎn滞留过久了,别説别的,光消耗的贡献恐怕就够方轻衍心疼的。

方轻衍怒道:“快三天了。我都转世投胎好几次了。”

孟帅道:“抱歉。欠了多少贡献,我去给你抢回来。”

方轻楸道:“不是贡献的事。”想想也没必要把之前的事説出来,只道,“喂,上了几级?”

孟帅得意道:“二百三十二级。”

他确实得意,二百三十二级,已经在榜上排名前三十,这只是他第一次冲击,而且是用最辛苦的方法一diǎndiǎn磨上去的。若是一开始就冲上去,或者中间没遭遇到突然冲进来的神魂,消耗了许多精神,他还能再往上冲,冲过了方轻衍也未可知。

方轻衍又怒道:“擦,我还以为你都登dǐng了。二百多级也耗了这么长时间?你干什么吃了?老子当年才二百级才花了四个时辰。”

孟帅道:“行了吧。我可以第一次,一口气上二百三十级台阶,成绩不错了吧?我现你今天情绪很不稳定,是不是吃了什么药了?”

方轻衍挥了挥手,道:“二百三十级是还不错……但不是重diǎn。你还是检讨检讨自己吧。引起公愤了你知道么?去外头看看,那些围观群众都是排队等你出来的。”

孟帅走出门去,只见目力所及之处,不见一人,又那里有什么围观群众了?

孟帅奇道:“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啊?”

方轻衍一怔,跟着过来,果然见外面没人,之前一直远远围观的弟子早就散去,diǎn头道:“看来是段师兄清场了。”

孟帅道:“段凌夜?他来了么?”

方轻衍摇头道:“你别管了。总之这件事不会有麻烦了。下次见到段凌夜师兄……”他想了想,摇头道,“这不关你的事,是我应该道谢。”

孟帅更是莫名其妙,方轻衍问道:“怎么样?在万象天途中收获大么?可找到了自己的路?”

孟帅正容道:“收获极大。多谢。”

方轻衍道:“有用就好。”

孟帅説收获极大,自然不是虚言,至少如果转了土行,他对前路已经有了概念。不过遗憾的是,他一跌下来,就从万象天途中弹出,没给他转化水性再来一遍的机会,当然以他的状态,再转水性,恐怕一级台阶都上不去。

看来以后还要再来一次。

虽然有了打算,孟帅并没告诉方轻衍,用朋友的贡献一次已经很不好意思,岂能次次都用?下次若来,他就要自己挣到贡献了。

方轻衍道:“既然出来,先离开吧。我本来要带你多去几个地方,没想到你在万象天途耗了这么长时间,离着五方轮转典礼开始的时间可是不多了。去不了几个地方了。”

孟帅笑道:“有这一个地方足矣。这一趟没白来。”

方轻衍道:“虽然如此,一元万法宗还有几处胜地,虽然不如万象天途,可不去一趟,也是可惜。若能挤出一diǎn儿时间来,还是应当去看看。”

孟帅笑道:“那就多谢了。对了,我三天没回去,迎宾馆那边没出事吧?”

方轻衍哼了一声,道:“我怎么知道。想必也没事。”他又有些不爽,在这里等三天,也真是不好玩,哪里又知道外面的消息了?不过想来无大事,不然从那些围观弟子处也能得到些风声。

孟帅颇为内疚,想自己身为队长,也不负责了些,道:“那我先回去一趟。你也回去休息吧。若还有空闲时间,咱们再出来。”

两人分别,孟帅突然心中一动,道:“方兄,你是木****?”

方轻衍道:“是。我的武道,是一早决定好的。”

孟帅问道:“你在万象天途中转化过属性吧?当时转了几成?”

方轻衍嘴角一扬,道:“説出来不要吓到你,九成多,接近九成五。如何。”

孟帅笑道:“非常好,谢谢你。”

濮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鹰潭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黑龙江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濮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鹰潭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