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65章

2019-09-13 19:23: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65章

陈兴几人站在公路边,想等这一群人过去,不成想,人群里有人看到他们,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那是昨天那位市长’,所有人都停了下来,陈兴几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众人包围了起来。

村民的情绪很激动,声音嘈杂,其中夹杂着哭声,陈兴几人仔细听了一下才听清楚不少人在喊着‘还命来’之类的话,肖远庆、邓青铭、李勇三人都站在陈兴身前,拼命的往前挡着,生怕陈兴会被情绪激动的村民给挤压上来。

陈兴有些怔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肖远庆率先发应了过来,朝人群大喊了一声,“各位乡亲,有什么事大家好好说,不要往前推,激动解决不了问题,陈市长在这里,大家有什么话都可以说,不要再往前挤了。”

“你们政府的人都是骗子,现在谁还敢相信你们的话,你们这些当官的就知道草菅人命,昨天我们就是被他的巧言令色给骗了,还说要帮我们解决问题,结果呢,调了警察过来打人,还抓了人,宋家小子被你们抓进去一个晚上就死了,肯定是被你们的人打死的,一命还一命,你们要偿命,今天你们自己送上门来了就别想走,我们活在这地方也没盼头了,豁出去这条命不要了也要为宋家小子讨个公道,有本事你们把我们所有人都抓紧去。”人群中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站了出来,指着陈兴怒道,“就算你是市长,我们也不怕你。”

陈兴听着对方所说,除了疑惑,心里头那丝腻歪就别提了,合着他给李浩成背黑锅了,昨天李浩成指示公安局防暴大队对村民们采取强硬行动被村民们误会成是他的意思了,陈兴既无奈又可悲,村民们指责他也没错,在对方眼里,陈兴和其他人肯定是官官相护,他是政府市长,李浩成的行为虽说是个人行为,但村民们又怎么可能那样去理解,他们只会认为这是政府行为,他这个市长被指责也正常。

肖远庆此时同样吃惊的回头望着陈兴,他也不知道村民们口中说的有人死了是怎么回事,此刻村民们的情绪都很愤怒,肖远庆三人要挡着村民不让上前都很费力,见陈兴朝他使了个眼神,经验老道的肖远庆很快就领悟了陈兴的意思,转头冲着村民们大声道,“大家冷静点,陈市长今天是过来了解污染情况的,他是真心想给你们解决问题的,要不然他至于跑到你们这里来吗?你们应该也知道你们的情况,空气臭,水臭,环境不是一般的差,陈市长如果不是为了给你们解决问题,他干嘛要下来受罪?”

随着肖远庆的喊声,一些稍微理智点的村民没再大喊大闹,除了在哭的几个人以及其周围聚集的人,其他人声音小了许多,肖远庆的话很直白,村民很容易就听得明白,而肖远庆的话也有道理,陈兴是市长,没必要跑到他们这里受罪来。

“你们刚才说有人被抓了一个晚上死了是怎么回事?”陈兴这时候才开腔,“我今天急着来你们这,不知道你们说的情况,我人在这,你们也不用怕我跑了,如果你们信任我,可以跟我说说。”

村民们面面相觑,一会,旁边一人碰了碰那位五十上下、一脸悲痛的男子,“老宋,他既然这样说了,那你就跟他说说,他敢耍赖,咱们这多人围着他,也不用怕他跑了。”

那位叫老宋的男子一脸悲戚得说不出话来,身边一个四十多岁的站了出来,“我们是宋毅的亲人,这是我大哥,也是宋毅他爸,我是宋毅他二叔,我们家宋毅昨天上午被你们公安局的人抓走了,才过了一个晚上,刚才你们公安局来,说是我们家宋毅死了,你既然是市长,那我就要向你讨个说法,我们家宋毅好端端的抓进去,隔了一个晚上就说死了,肯定是你们的人干的,我们要一个公道,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不仅要上省里去告状,还要上中央去告状。”

“被公安局抓进去一个晚上死了?”陈兴听得一惊,他知道公安局昨天现场抓了几人,但此刻听到这个情况仍然不敢相信,“你们没有弄错?”

“怎么可能弄错,是公安局的人打到家里通知的,怎么可能弄错,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说没有这回事吗。”男子红着眼怒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兴皱着眉头,朝秘书邓青铭看了一眼,“小邓,你打个到公安局问一下。”

陈兴吩咐着邓青铭话,司机李勇同样也没闲着,小心的拉了拉肖远庆退后一步道,“肖主任,要不要打给南港区分局的人,让他们派点警力过来,不然我担心市长的安全。”

“恩,你考虑得没错。”肖远庆点了点头,村民们的情绪激动,要是一旦不讲理起来,难保不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就这么这么三个人面对着上百个村民,根本没法保证陈兴的安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肖远庆也不敢打,他没有南港区公安分局负责人的,但区政府办主任蒋文进的,肖远庆拿出悄悄给对方发了短信过去。

邓青铭很快就从市公安局那里证实了消息,赶紧跟陈兴说了情况,是一个叫宋毅的年轻人死在了公安局的审讯室,陈兴脸色登时难看起来,那男子见邓青铭也打完了,出声道,“还敢说没有这回事吗。”

“你说的确实是实情,虽然还不知道事情具体是怎么回事,但对于你们亲人的死亡,我在这里先代表市政府向你们说声抱歉,回去后我会让人查这件事,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代。”陈兴说完,向村民很是诚恳的鞠了个躬。

陈兴这一动作显然也把男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神情有些惶恐,在他的认知里,当官的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这种平民百姓都是用景仰、敬畏的目光来看着那些个当官的,就是那镇上的官员,他都感觉到遥不可及,让当官的给自己的鞠躬,对他来说,真是有点天方夜谭,以前连想象都不敢想象,此时还是市长面向着他鞠躬,以至于他有点手无足措,赶紧站回宋毅的父亲身旁去。

“你就是那个宋毅的父亲吧,你儿子的事情,我现在还没完全了解情况,等我回到市里,此事如果另有隐情,我们市里一定会成立调查组调查此事,会给你和你们家人一个满意的答复的。”陈兴看着那一脸悲痛,至始至终都没讲话的男子道,对方才五十岁出头的年纪,脸上却布满皱纹,陈兴同情对方,同样也感到悲痛,这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公安局也是你们政府机构,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包庇他们,到时你们随便给我们个解释,我们哪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旁边有村民嚷了一句。

“哦,那你觉得要怎么才能相信?你可以说来听听,只要你说的是合理的,我们也会虚心接受建议。”陈兴看向了说话的人,跟村民们打交道,陈兴只抓住了一点,那就是心平气和,将自己跟对方放在同等的位置上,而不是觉得自己高高在上。

“这,这……”说话那人被陈兴看着,反倒是不知道要说什么,支支吾吾着缩了回去,他只是对政府的人带有偏见和不满,但也没想到陈兴会这么和气。

陈兴环视了在场的人一眼,这会他不用想也能猜得出来,村民们组织起来肯定是要到公安局去,要为那死去的人讨个公道,陈兴对这种方法并不赞同,这样只会将事情越弄越僵,微微蹙着眉,陈兴道,“我想你们现在应该是要到公安局去吧,你们看这样好不好,你们今天先回去,这件事只要一调查清楚,我会让人第一时间给你们消息,只要宋毅的死是真的有蹊跷,我们调查清楚,还你们一个公道的。”

陈兴的话似乎起到了效果,村民们窃窃私语,除了宋毅的家人和亲属要到公安局去处理后事,其他人也都在说着有没有必要到公安局去。

“你以为你的花言巧语能骗得了我们嘛,你们这些当官的就是官官相护,官当的越高,说话就越不能相信,你不要以为今天随便说点好话就能把我们打发了,然后等会又派人来抓人,昨天上午你是怎么说的,一开始不也说了很多好听的话,警察一到,你们就变脸了,动不动就抓人,今天是只有你们几个在这里,所以你们才说好话,等下警察过来,你们还不是照样变脸。”一个年轻小伙子又嚷了一句。

眼看村民们都被他说得有些意动了,又突然有人发出了这么一个声音,陈兴此刻也是颇为无奈,对方的话并不见得就是无理取闹,昨天上午的事摆在那里,他这个市长也没能阻止最后结果的发生,村民们自然也不可能懂得政府内部之间的矛盾和斗争,在他们眼里,他这个市长肯定能管得了警察,但警察最后还是抓人了,村民们把账算到他头上是一点没错。

“不错,政府今天就要给我们个交代,不要以为我们老百姓就是好欺负的,当官就可以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今天是宋毅被你们的人在公安局打死了,明天不知道又是哪个,你们这样把我们不当人看,我们也不怕跟你们拼了,反正我们活在这个地方也是等死,我们贱命一条,不怕你们,看谁怕死。”人群中有人附和着刚才年轻人的话,说到生活的环境,村民们的情绪也被一点点激发了起来。

“大家先静一静,听我说几句。”陈兴看现场又有点乱起来,赶紧大声喊道,看到众人被他的话说吸引,陈兴接着说道,“我可以理解大家的心情,换成是我生活在这样的地方,我也会和你们一样,对于那个叫宋毅的小伙子的死,我还是刚才的话,我也很悲痛,市里一定会调查,别说是你们,就算是我,也不会放任这样的事不管。”

“你是领导,说话当然好听,但你这会说的再好听又有什么用,宋毅都被你们打死在公安局里了,这个你们怎么解释?我们不想听你讲什么大道理,我们只是要你们对宋毅的死给个交代,宋毅是我们这里唯一的高材生,人家在京城念博士,这次为了村里的事赶回来,希望帮助村里的人一起讨个说法,让政府重视我们这里的情况,结果变成了这样,你看人家就剩下两个白发苍苍的老父母了,家里还有一个要上学的妹妹,我们都看不过去了,你不要老是说一些没用的,我们要看的是实际行动。”村民中有人喊道。

“对,你们不要扯这些无关紧要的,今天我们只要你们给个交代,其他的我们一概不管。”有人大声附和着。

“我现在人在这里,你们怎么能看到我的实际行动?宋毅的死,我已经说过,此事只要另有隐情,我在这里就能给你们承诺,一旦调查清楚,就会对相关人严惩不贷,不会让你们失望的。”陈兴苦笑。

“我们家小毅就死在公安局中,这还用调查什么,肯定是公安局的人打死的,你说要调查,到时能调查出什么结果,你们肯定是包庇自己人,到时一直拖着,说查不到凶手,你要让我们等到何年何月,是不是要等我们两把老骨头都踏进棺材了,你们就不了了之了。”宋毅父亲旁边的一个妇女痛哭道,陈兴听对方的话知道那是宋毅的母亲,心里也只能叹了口气,对方说什么过激的话都不为过,任谁碰到这样的事也没办法保持冷静。

肖远庆在后边看着陈兴和村民们耐心的对话,不禁微微摇头,肖远庆知道陈兴是同情村民,内心深处也想为村民做主,但肖远庆却是认为有时候跟这些村民太讲理也不是个办法,就好比现在,说来说去都说不通,此时肖远庆也是暗暗着急,他担心的是陈兴的安全,生怕村民们有啥过激的举动,目光不时的往远处的公路上看着

,肖远庆暗骂南港区的人办事效率怎么这么差,哪怕是先让镇上的派出所赶紧派人过来也该到了。

宝宝干咳嗽是什么原因
儿童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小儿便秘饮食上应注意什么
大动脉硬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