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江南】骷髅瘦(小说)

2019-09-14 08:08: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清风阁,月镜台,两个人影晃动着,借助着月光,诗舞年能看见这是一男一女,两人牵着手,然后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良久,两人分开,女的轻轻地哭泣着,似乎是在向男的抱怨着什么。
由于距离太远,隐隐只听见“黑影楼”和“无风煞”两个名字。诗舞年心头一震,难道是黑影楼的天字号杀手无风煞。传言无风煞的绝命刀已经练得出神入化,二十年来,数十次买卖竟然无一宗失手,所以博得了江湖财主们的青睐。但无风煞也不是轻易就能请得动的,钱,对于无风煞来说已经只是一个数字,无风煞需要的是武功秘籍。倘若谁有仇敌,欲杀之而后快,自己武功又不及,只能想方设法,用尽各种手段,不惜灭人门族,也要得到手。因而江湖上因武功秘籍而一夜被灭的门族确实不少。
诗舞年的家族就是不幸家族的其中一个。十三年前,和乐融融的诗府,诗舞年的娘玉娘子正抱着只有五岁的诗舞年。诗舞年翘着小嘴,不满娘亲夜晚教授自己诗句。诗,对于诗家,就是生命,相传诗家的先人是唐朝的一位诗疯子,每日必作一首诗,必吟诵十句词。
久而久之,诗疯子便从诗中悟出了一套剑法,名为《雨落花前》。雨落花前是一套至钢至柔的剑法,对身体骨骼没有苛刻要求,只要能握住剑,便能学。一时之间,诗家迅速从江湖崛起,雄霸一方。
诗家有一句诗疯子留下的祖训:诗家人不可以武欺人,不能涉入江湖恩怨。到了诗舞年爹诗落山这辈,诗家渐渐衰落,再也没有了以前的辉煌。江湖上知道诗家的人少之又少。
诗落山眼见诗家一日不如一日,于是决心带着《雨落花前》去请教师父白面书生。白面书生当时翻开看了一会儿便被精妙的剑法所迷,久久不能自拔。白面书生出于诗家曾经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虽没有完全按照秘籍上所写的指点诗落山,但还是尽心的让诗落山悟透了第五层——月落乌啼。
白面书生的家里,当时来了一位客人,仇家颇多,所以寄宿在白面书生家,躲避仇家的追杀。这位客人当时正好看见白面书生和诗落山舞剑,于是定神一思,便已有计较:“自己仇家众多,倘若把《雨落花前》献给黑影楼的无风煞,然后无风煞就欠自己一个愿望,这样,借无风煞的手,把仇敌尽除,也并非难事。可我的武功微低,凭自己恐怕难以从诗落山手里夺得秘籍,唯有办法,是自己把消息传给无风煞,这样,自己就可以东风再起。”
一只携带着小纸条的信鸽向黑影楼飞去。黑影楼里,无风煞二人相对而坐,原来无风煞是两人,男的是黑煞,女的是白煞。白煞手里拿着一张小纸条,脸上无比兴奋。“师哥,快看,《雨落花前》的消息。”
正在端着茶杯喝茶的黑煞猛然坐起,一把抢过小纸条,看了一眼纸条上的字后,哈哈大笑,喜色弥漫着一张凶恶的脸。黑煞心情平静后,一把搂过白煞,阴声说道:“师妹,只要我们得到《雨落花前》,何愁杀不了那个老不死的。”说完看了看妖艳妩媚的白煞。
白煞推开黑煞,说道:“师哥,事不宜迟,赶快派人把黑影十一鹰叫来。”
黑煞坏坏的看了一眼白煞,说道:“师妹果然想得周到,我这就去安排。”

白面书生已把所有的秘诀牢记在心,诗落山得到指点也窃喜不已,再三感谢后,带着《雨落花前》往家里赶,诗落山却不知道自己的身后,一直跟着一个人影。
半月后,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黑影十一鹰纷纷赶到黑影楼,当日晚上,十三匹马直接向第二张纸条上的地址奔去。
一把夹着纸条的飞镖射向正在院里练《雨落花前》的白面书生,白面书生剑轻轻一挥,卸去了飞镖力道,飞镖掉落地上。白面书生捡起飞镖,拆下纸条一看,脸色大变,急忙向诗家赶。
诗家西厢房里,玉娘子为刚刚睡着的诗舞年盖上被子,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玉娘子打开门一看,正是诗落山,诗落山满脸血迹,身上多处受伤,血正在流。诗落山紧张的说道:“玉儿,什么也别问?快带着年儿从后门坐马车走。
“山哥,那你呢?”
“快走,再不走,我们都走不了。”见妻子还不走,诗落山安慰道:”放心吧!凭着雨落花前剑法,我逃生还是有把握的。“
玉娘子是何许人?她怎会不知道诗落山的武功。虽然诗落山练会了《雨落花前》第五层,可还是受了这么重的伤,恐怕敌人非常的强大。玉娘子把诗舞年放上马车,然后忍着泪,划破手指,写下血书“为我们报仇”,然后剑背用力的拍在马背上。
“年儿,活下去。”说完,身体一晃,便跃入院里。
院里,刀剑相碰的声音当当的直响,诗落山在黑影十一鹰的围攻下艰难的支持着,诗落山的周围围绕着一张剑网,抵挡着一波猛于一波的攻击。剑网慢慢的没有那么密集了,背上又多出了一道伤口。
黑影十一鹰中的一人叫道:“受死吧!”凌空一劈,宛如千斤的铁斧落下,诗落山横剑一挡,手臂手臂一震,剑差点脱手。
站在房顶上的黑煞喊道:“诗落山,把雨落花前的心法口诀告诉我,我就饶你不死。”虽然黑煞已经抢得《雨落花前》,可如果没有心法口诀,等同于一堆废纸。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黑影十一鹰,迟迟没有下杀手,而是车轮战,消耗诗落山的体力。
“风花雪月”、“风雨无阻”、“人在天涯”、“雨过天晴”和“月落乌啼”。一遍遍的使,黑影十一鹰还是近不了身。
正焦急着白煞突然发现了一道人影站在对面的房顶上,白煞微微一笑:“师哥,我们的‘救星’到了,只要抓住诗落山的妻子,不怕他不说。”说完身子融入黑夜,奔向玉娘子。
玉娘子感觉身后一股劲气逼近,忙转身运剑一刺,简单的一刺,却是剑气凌厉,白煞虽然可以用手掌接下,但难免不会受伤,如果要是不小心伤到了自己的脸,那可不妙。白煞不愿冒这个险,因为她的脸,不仅是美丽的代言,更是爱情的杀手锏。
白煞身一偏,躲过一刺,接着迅速靠近,准备一招擒住玉娘子。玉娘子拿手的不是剑法,而是暗器。白煞离她太近了,用寻常的暗器根本伤不了白煞,况且距离太近,手施展不开。玉娘子手一松,剑滑落,白煞以为玉娘子因为绝望,所以放弃了抵抗,她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对,别做无谓的抵抗。”
正当白煞准备制住玉娘子的时候,玉娘子的嘴一张,一枚微型的穿心针迅速飞出,由于距离太近,本来就放松警惕的白煞岂能料到于玉娘子还有这一手。啊的一声,穿心针插在白煞的左眼上。白煞怒不可遏,手刀一划,玉娘子的脖子处出现一条血痕。玉娘子的身体砰的一声从房顶掉在地上。
诗落山听见声音一惊,一边抵挡黑影十一鹰的围攻,一边循声看去,乍一看,诗落山的心凉如冰,相伴了十年的妻子就躺在不远处。诗落山的双眼泪光闪闪,剑舞的更快,更毒,完全是只攻不守。先前占尽优势的黑影十一鹰突然渐处下风,由于地形较窄,所以十一鹰都是三三两两的围攻诗落山,而其他人则是站在旁边掠阵。
愤怒的诗落山像只发疯的狮子,疯狂的扑向前方的一名敌人。噗嗤!剑刺穿了那人的喉咙。“十一弟,十一弟……”
其余的十个人个个像一条条蟒蛇,张着大嘴,再也不顾及什么心法口诀了。他们要报仇,为十一报仇。
诗落山在猛烈的进攻下,再也抵挡不了,他就像一只小绵羊在众狼的围攻下只剩下一堆白骨,雪白的骷髅怒视着剩下十二人。这就黑影楼十一鹰的真正的实力。
远处的黑煞正在查看白煞的伤势,所以等他发现了其余十鹰要杀诗落山时,已经来不及出手阻止。黑影十一鹰虽然是黑影楼的招牌杀手,可并非隶属于无风煞。他们直接听命于黑影楼楼主。这次之所以愿意相助,只是因为酬劳丰厚。
黑煞和白煞飞身落地,不满的对十一鹰的首领黑月说道:“黑月,你违背了当初约定,所以那些酬劳你一分也不要想得到。”
黑月作为黑影的唯一女儿,她从来没把大师兄和二师姐放在眼里。黑煞和白煞虽然恼怒,但也拿他们没法。
“哦!对了,十一弟因为你们而死,还有七弟断了一条手,九弟的断了一条腿,你看这笔账怎么算。”
捂着眼睛的白煞走上前,柔声道:“月儿,十一弟的家人我们会妥善安排,至于老七和老九,他们的下半生我保证不缺钱用。”
黑月,哼了一声,说道:“我们走。”黑煞和白煞阴着脸,他们是何许人?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虽然拿到了《雨落花前》,可没有心法口诀,等同于废纸。
马车里,五岁的诗舞年哭闹着。黑影十鹰和黑白双煞走了后,白面书生才赶到,一进大门,浓重的血腥味弥漫着院子。一路上,尸体东倒西歪,上至八九十岁的老人,下至嗷嗷待哺的婴儿,无一人幸存。白面书生心存愧疚的转了一圈,心里失落不已。待他发现后门大开时,才发现没有发现诗落山的儿子诗舞年。
白面书生从后门追出,一炷香功夫,终于在一处荒野发现了昏睡在马车里的诗舞年。出于对诗落山的愧疚,他决心养大诗舞年,传授武艺,将来好找黑影楼报仇。
其实心法口诀到了诗落山的爷爷那辈,便逐渐不能参悟心法口诀,心法口诀不能参悟,即便《雨落花前》修炼到第七层雨落花前,也只能施展一二成。
诗舞年想到这里,握紧拳头:父母之仇,此生必报。
“师父这次叫我来,说是能发现仇敌的线索。难道这二人是黑影楼的人?就算不是,应该和黑影楼有关。”
诗舞年的师父正是当年的白面书生,因为记住了大部分《雨落花前》的秘籍,所以从中自己领悟出一套稍逊于《雨落花前》的落花剑法。诗舞年如今已经能把落花剑法使的纯熟,再加上白面书生的绝学魔云斩,诗舞年现在江湖上是少有敌手。可比黑煞、白煞和黑影十鹰还差不少。
一男一女先后离开,诗舞年紧跟那黑衣男人,黑衣男人一个箭步,已晃到了树林里。诗舞年一惊:“原以为自己武功已得到师父真传,可眼前这黑衣男人的轻功就不比我差多少。”诗舞年施展着轻功跟踪着。
诗舞年远远地看着黑影楼三个大字,心里的挣扎着,他很想冲进去,手刃杀父母的仇人。可白面书生从小悉心教导他,做人低调,做事沉着。诗舞年强制压着怒火,远远地看着,他不敢再向前,哪怕再前进十米,都可能被人发现。黑影楼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出入的。
黑影楼里,黑月背着手,焦急的踱着步。“大姐,二哥回来了。”五鹰叫道。
“哦!老二回来了。快叫他进来。”
“是。”二鹰疾步而来。
“怎么样?交代的事办妥了吗?”二鹰踌躇着,看向身旁的五鹰,黑月一下就明白了,说道:“老五,出去吧!”
五鹰虽然不满,但还不敢顶撞黑月。
“快说!”黑月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血刀门已经同意和我们联手了。”
“同意了,太好了,有血刀门相助,此事必成。”
“是啊!此事必成。”二鹰匕首一刺,轻易便刺入了黑月的肚子。黑月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发蒙,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从小一起长大的二鹰会对自己下杀手。
“老二,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往日里,我对你也不薄。”
“不薄吗?还敢说不薄,你每次都把功劳赖在自己一个人身上,什么好处都是你最多。我看在你是楼主的女儿,所以一直忍让。你要知道,在武功上,你未必是我的对手。”黑月现在毫无还手之力,就连逃跑的力气也没有,匕首上涂有十里香。
二鹰一掌劈下,黑月的脑浆迸裂。二鹰搂着黑月,用舌头轻轻的在黑月脸上舔了舔:“如果你之前接受了我的求爱,又怎么会有今日呢?”
站在门外的五鹰听见屋里动静,只身闯入,正看见二鹰搂着黑月的尸体。“二哥,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杀了大姐。”说着拔出索命刀,怒吼道:“去死吧!”
“老五,就凭你的索命刀,就想杀了我。你也太自不量力了。”五鹰和黑月的关系一直是十鹰中最好的,黑月被二鹰所杀,五鹰自然不会作罢!
二鹰凭着一双肉掌,迎接着凌厉的索命刀。五鹰身子柔软,凭借灵活所以在短时间内未落下风。二鹰以功力和掌法见长,至于轻功就略差。二鹰以静制动,他想迅速解决五鹰,不然等黑影来后,十个二鹰也不够杀。
二鹰故意卖出一个破绽,急于报仇的五鹰心下一喜,索命刀劈下,二鹰见五鹰上当,断魂掌一出,拍上五鹰的胸口。五鹰做出最后的一击,一招“魂飞魄散”从头上砍下。二鹰睁大双眼,不敢相信,他一直瞧不起的五鹰竟然还有后招。二鹰和五鹰双双死去。
黑煞和白煞缓缓而来,赶来支援的侍卫守在门口,见到黑煞和白煞,众侍卫皆俯首。
黑煞和白煞看了看地上两具尸体,二人相视一笑。黑煞笑道:“师妹,你这招一箭三雕果然高明。”
“不,是一箭四雕。”
“哦!第四雕是什么?”黑煞疑惑的看着白煞。
“第四雕当然是老不死的。我们完全可以把祸嫁给白面书生的爱徒诗舞年。等他们打得两败俱伤,我们再来个坐守渔翁之利。”
黑煞踢了踢二鹰双眼怒睁的尸体,说道:“就凭你,也想坐黑影楼地字号杀手。”
“师哥,你说这次我们利用二鹰除掉黑月,会不会让老不死的起疑。”

共 10602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完这篇小说,被作者所设置的情节震撼。前半部分,在叙述上,还是较平稳的,虽然也不乏激烈的打斗和那种江湖恩仇。但在后半部分,诗舞年成人之后,为报家仇,所经历的一切,被作者用一种近乎于灵空异幻的形式表现出来,让人眼花缭乱。其中,对打斗的描写非常精彩。在打斗的过程中,故事也在千变万化着。师父?仇人?阴谋诡计,尽显其中。给人螳螂扑蝉,黄雀在后的感觉。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切又都在意料之外。而且,最后,新月所还原的骷髅世界,竟是那般的美好而祥和。其实,所有的人都死了,还原的,只是一个理想的世界。但这个世界,难道不是我们所有人期待的吗?夫唱妇随,男耕女织,私塾里书声琅琅,诊所内救死扶伤——江湖是这样的险恶,打打杀杀,生死轮回,所有的过程,还不是为了和平安康吗?作者的文字功底不凡,在情节的铺设和设置上,又是这样的高明。让小说既有江湖的行云流水,又有玄幻的朴素迷离,蕴含着寓言般的哲理,启示着我们的人生。欣赏佳作,倾情推荐。——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80620】
1 楼 文友: 201 -08-05 2 : 4: 6 问好小竹,感谢投稿江南社团,祝创作愉快!
2 楼 文友: 201 -08-05 2 : 6:26 不错的小说,打斗场面精彩绝伦,让人眼花缭乱。期待更多佳作,让江南因你而更加精彩!宝宝消化不良怎么止吐
五岁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薏芽健脾凝胶
祛风通络止痛中药
分享到: